上海订婚习俗

1、订婚

又称定亲、攀亲。旧俗,婚姻由父母作主,男方托媒婆至女家提亲,称“讨八字”。女家如有意,就将其女的“年庚八字”(生年、月、日、时辰)书于红贴,送至男方。男方请算命先生“合八字”,又称“排八字”,再由双方父母、兄嫂等到对方相看,称“相亲”。男女双方择吉日定亲设宴,称为“攀亲酒”。

解放后,青年男女大多自主择偶,在征得父母同意后去政府登记结婚。70年代起,不论是本人相识或由人介绍,女子由母亲或嫂嫂、姐姐等陪同去男方相亲,称“认人家”。若双方满意,即择日定亲“走通”,由男方宴请女方及其父母和至亲。

2、纳彩

旧时,男方赠女方信物,称“纳彩”、“行盘”。富裕之家馈赠银币、饰物及茶叶、面粉,通称“金芽玉尘”。茶叶必不可少,谓“千金万礼买不动,四两茶叶定终身”。另有枣子、花生、桂圆、松子四物,取意“早生贵子”。女方则用红绿色染的大米相赠,称“金珠玉粒”;还有的包大粽子1只,谓“太婆粽”;周围有小粽子5~15只,取意“五子登科”、“七子八婿大团圆”。民国年间,除金银首饰、钱币外,通行馈赠“七腌、八鲜、九乌青”(即约七斤重的腌猪腿、八斤重的鲜猪腿各1只,九斤左右的大青鱼1条),外加鹅、鸡、粽子、定胜糕等。婚礼之前(一年或数月不等),由男方约定迎娶日期,俗称“送日脚帖子”,再赠钱币、衣饰、布匹等。解放后,纳彩之风一度绝迹,而今又起。

3、迎妆

旧时,婚礼前一天迎妆,男家去女家迎取嫁妆,俗称“搬家妆”。清末民初:最俭,为7件;稍丰,为双箱四杌;再丰,为一橱两箱、四橱八箱,并有“垫箱钿”、“花粉钿”,其他如被子、衣服、日用品一应俱全。还有以“裙带册”(耕田)作陪嫁的。贫户,聊备薄被、马桶、脚盆等物及衣服数件而已。

嫁妆的一部分由亲朋馈赠,称“助妆”。嫁妆中被褥由“全福人”(即有父母、兄弟、姐妹、子女和丈夫)的妇人缝制,折迭时内放喜钱。子孙桶(马桶)内放红蛋、枣子、长生果、棉籽、甘蔗。迎妆车、船贴大红喜字。进入女家还须诸多花费,否则会遭挑剔,拒绝发妆。嫁妆搬至男家,点旺盆、放鞭炮,先置于客堂,后搬入新房。由“全福人”解被摊床。

解放初,提倡节俭,由男方或女方置备必要家具。60年代起,又行嫁妆。今电冰箱、彩色电视机、收录机、洗衣机,以至“银行存折”,也入嫁妆之列。攀比之风日盛,糜费之习又起。所谓“千金姑娘万金嫁”,“儿女结个婚,父母剥层皮”。双方花费上万元不足为奇。

4、嫁娶

旧时娶亲,租用彩轿。新娘上轿与母亲相对而哭,谓之“哭发”。乡间,有“争亲”陋习。彩轿临门,女家向男家索要茶礼、门仪等费。若不满足,拒之发轿。往往日中迎娶,夜半始归。

解放初,旧俗革除,迎亲不用彩轿。酒席亦行节俭。茶话结婚、旅行结婚和集体结婚盛行一时。近年来婚嫁必用轿车、客车,酒席多至数十桌,贺礼高达百数元。“争亲”陋习重现。

5、闹新房

旧时,洞房之夜,行“吵新房”,长幼老少同闹共乐,所谓“三天里头呒大小,太公太婆都可吵”。新郎、新娘必须百般忍耐,不得动气。解放后,仅看看新娘容貌和新房摆设。今“吵新房”又盛行。

6、回门

婚礼后第二天,新婚夫妇同去女家。称“回门”。女家设宴款待,称“回门酒”。新婚夫妇必须在当天日落前返回。今此俗犹存。

而今的上海已经没有这些习俗了,传统上海人结婚,只需男方家敲定房子及装修和酒店宴请,剩下的都可以交由女方家去搞定,当然多数是由两方父母在一起商定如何举行婚礼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